父親的自述

时间:2019-06-30 17:25:58

這一年多來,我就象生活在地獄中一樣。 

一切的一切,我想都要怪林阿福那個象豬一樣胖的福建混蛋。將近十年了,我們的合作一直正常而良好。我萬萬沒想到,在這次市裡最大的五星級賓館這麽大的工程上,他會擺我一道。由他提供的幾乎所有的裝飾材料居然都是劣質的假貨。 

也怨自己,總以為這麽多年的關係不可能蒙我。甚至忽略了最最關鍵的驗貨。 

等那些東西全部糊上了那棟大廈後,事情馬上敗露,被勒令停工不說,還要返工,賠償延誤工期的損失。 

而等我回過頭再找那胖子時,他仿佛從這世界上消失了。他在福建,遠隔千裡都不止啊,我無可奈何,一紙訴狀將他告上了法庭。而我得到的只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。 

  結婚那天,我就對天盟誓,此生絕不負她,要給她一生的快樂和幸福。 

  第二天一早我就趕著回家了。 

  而我是多麽的喜歡妻子這時的樣子啊。 

  或許是上天也妒忌我有著這麽的妻子和這麽美好的生活吧。他決定給我懲罰。 

  :進來吧,老公。 

  :敏啊,我覺得好象不太硬啊。 

  我試著繃了繃肉具,感覺不是很強烈。 

  而妻子似乎等不及了。 

  :恩,進來了就硬了嗎。 

  肉具上白白的往下淌著液體,那是妻子興奮時分泌出的淫液。很多。 

  :老公啊,你軟下來了還這麽大耶。 

  邊說,邊吐出她那細滑紅潤的舌尖,在我松軟下來的龜頭上舔了一圈。 

  :舒服嗎,好老公, 

  妻子的眉眼如絲,直直的看著我,那樣子既騷浪又嬌媚。 

  對不起,敏,我可能真的是累了。你難受嗎,要老公用—— 

  妻子打斷了我:恩,不要嗎。等你明天硬了用他 

  妻子的手指在那軟塌塌的東西上纏繞著。 

  我無言的吻住妻子。 

  那一夜。我幾乎沒能入睡。而且我也聽到身邊的妻子也好象翻來覆去了一夜。 

  而早上我睡的正甜時,卻被妻子弄醒了。 

  果然妻的眼睛裡面水汪汪的象要淌出水一般,見我醒來,立刻偎到我的懷裡。 

  纖手卻緊緊的抓著我硬起的陽具,膩聲道:老公,好大啊。熱熱的。 

  我捏了捏她陰戶上端挺立著的硬硬的陰核。妻子的身體縮了縮,嬌吟了一聲。 

  小浪穴什麽時候濕成這樣了。這麽多的水。 

  恩,說好不許的嗎。 

  妻子在我懷裡嬌羞的扭動。 

  剛剛啦,誰叫你一大早就不老實,緊緊的頂著人家。 

  那現在呢,現在要老公幹嗎。 

  我輕笑著,將妻子壓到身下,逗她。 

  要老公的大肉棒棒操了。小穴裡頭好癢啊。 

  妻子嫵媚的摟住我,把嘴湊到我的耳邊,低低的道。 

  我呵呵的低笑,說了聲:小浪婦。就用堅硬的肉具湊向愛妻的胯間。 

  妻子快樂的閉上眼,將腿大大的分開。微微的挺起濕透的陰部,往上迎來。 

  是這裡嗎,寶貝。 

  我挑動著自己火熱的肉具,在妻子那濕滑不堪微微抽搐的陰門口挑逗著。 

  恩,壞老公,進去啊。等不及了啊。 

  我笑了,輕輕的拍了一下她往上挺起的屁股。 

 就一夜沒操,小穴穴就浪成這樣了啊。 

  恩,老公,人家要嗎。快啊。 

  滿滿緊緊的把她塞住了。 

  哎呀,好老公,硬邦邦的大肉棒棒真好啊。 

  愛妻長長的呻吟了一聲。快活的肉體收縮了一下。 

  老公啊,你怎麽了,快啊,快,小穴裡面好癢啊,快給她啊。 

  愛妻依舊沒有埋怨,但從她的眼中,我看到了哀怨。 

  偉德,這可能是病,我們得去看醫生了。 

  妻子正色對我說。 

  我的眼淚都下來了,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麽。 

  不管花多少錢,我們都要把這病瞧好。偉德。 

  二 

  但是,我們將近一年的求醫得到的卻是一個幾乎讓我們絕望的信息。 

  我最不敢見的人就是我最愛的阿敏。 

  看著我那麽難受,阿敏也體諒的不再要我回家面對她了。 

  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不可思議的事卻真的發生了。 

  兒子的臉突然紅了一下。 

  阿敏似乎也吃了一驚,身子僵了僵,與兒子緊貼著的身體站直了。 

  象個鬼一樣,嚇壞我了。 

  妻子嬌嗔著拍了拍胸口,走上來,一把挽住我的胳膊。 

  大忙人,今天怎麽會有空回來看看我們這孤兒寡母的啊。 

  我覺得阿敏的身體僵了僵。 

  盡胡說,你吃飯沒,我回去給你做些。 

  昏暗的路燈下,我分明看到妻子的臉上有了紅暈。 

  兒子已經快步上前,打開了門。 

  我打開臥室的門,幾乎吃了一驚。剛剛還在睡著的妻子居然不在了。 

  而且我的臉變的血紅。這麽早,天還沒亮,她跑去兒子的房間幹嗎呢? 

  屋內的一切證實了我所有的推測。我絕望而痛苦的閉上了眼睛。 

  媽媽,想死我了。想死你這裡的味道了。 

  咯咯,壞小子。又想用他欺負你媽媽了。 

  舒服嗎,寶貝。 

  媽媽,好舒服啊。 

  果然,妻子忍不住了,她鬆開了口中兒子年輕粗大的肉棒。站了起來。 

  微微,好寶貝,來吧,媽媽要了。 

  啊,微微啊,好燙啊。 

  妻子仰著臉,低低的嘆息著,腰伏的更低了。屁股也向兒子結實的小腹聳去。 

  媽媽,舒服嗎。 

  微微啊,到底了。好舒服啊,雞雞好漲啊,媽媽的小穴都要放不下了。 

  妻子回過頭,對兒子媚笑,淫蕩的喃喃。 

  就是啊,媽媽,好象比上次緊多了。夾的我的雞雞也好舒服啊。 

  媽媽,知道了。媽媽,你說要是爸爸知道了我們的事可怎麽辦啊。 

  妻子的淫蕩讓我大吃一驚。 

  淚流滿面。 

  媽媽,我愛你,我要操到你最最舒服,媽媽,好不好。 

  哎呀,微微啊,別動,給媽媽,別抽出去,讓媽媽舒服吧, 

  媽媽,媽媽,你收縮的我好舒服啊。 

  媽媽,我要射了,忍不住了啊,。啊。媽媽。 
<